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院文化 > 法官风采
茨竹坝云海
作者:张伟高  发布时间:2015-12-18 15:43:36 打印 字号: | |

到麻栗坡工作这几年,我到过许多朴实的村寨,走过了不少陡峭的山路,也看过不少美丽的森林河流,但我到现在一直认为,这一切都是为了让我早点看到茨竹坝那波澜苍茫的云海。

清晨从县城驱车往天保方向,到芭蕉冲后沿着崎岖蜿蜒的石头路走约15公里,就到达海拔1900米左右的茨竹坝村。这是一个不大的村落,以前曾是麻栗镇的所在地,但现在是镇下的一个村委会。这里的上午是少雾的,一道红瓦石柱的牌门进去,简单而明亮的街道,普通陈旧的红砖墙,慵懒闲逛的狗儿在明媚的阳光下打着哈欠,独自走在街道上,便能远远的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回响着,消匿在身后街角的尽头。

若是街天,这里却极为热闹,周围村寨赶集的人天未亮就开始摆摊,各种农用车、马车挤满了村口,熙熙攘攘的人们在叫卖声和讨价声中寻找着想要的东西。当然,街上卖的大部分是百姓们自己种的粮食和蔬菜,设摊的地点也都比较固定,只有四处赶集的商人们,才会开着车载着些新奇的玩意到处跑,村里的小孩是最爱这些东西,一窝蜂似得追在车后欢呼着。城里有的人为买些新鲜的特有瓜果,也会凑着街天到这里来,学着本地人的语气到处砍价。

到下午的时候,阳光依旧刺眼地撒在头顶的麻栗树上,置身于隐约的树荫下,竟微微地感到脚底涌上丝丝凉意,这时候,集市早已经散了,街道再次恢复了安静,仅留下满地的垃圾等着人们打扫。这时从山上往城里走,在路上就会看到云海。

果然,我们沿着山路往回走,刚走没几分钟,就看到前面的路上雾气在路沿上攀着,正不断地往山顶上爬去。前面已经开始模糊着,我们一头扎进白雾中,好似脚下的路动了起来。接着往下走没多远,转过几道弯,眼前突然开阔起来,雾气已经没有了,只有刺眼的阳光,白昼一般撒着云端。远处,正是那漫无边际的云海。

那蔚蓝的天空下,峰涌的云浪似大海之滨,浪花飞溅之处,筑起层层的山峦。在瞬息万变的云海深处,那层层的山峦,又仿佛漂流着的岛屿,时而露出个头,时而又隐没了全部身影。阳光从远处照在奔腾着的云端,折射出五彩的斑斓,似霞光万道,又像绽开的神奇彩莲。远处,是嚯嚯的云雾声,脚下的山底下,是穿梭车辆的马达声,一时间,竟仿佛已登临仙境,羽化成仙,不知所在了。云海是瞬息万变的,才眨眼,就换了不同的景象,又好似换了季节,令人遐想不断。

然而,当我们正沉醉在这飘飘的感觉中时,云雾早已经爬过了头顶。沿着山路不断往下走,几分钟后,我们再次摸索在雾中。



友情链接